童年的河鲜,什么白鳝皖鱼生鱼青蟹河虾水蛇都是常见,最不济的非洲鲫与螃骐,下个河涌就能捞得(非洲鲫是用来喂猫的,家里人是不屑吃这鱼;螃蜞是用来玩弄的,泥腥味过重,除了煲粥很少食用),哪有现在这么精贵。

村子里卖鱼的大叔是老爸的朋友,性情中人,喜好喝酒,每次见面都会用高分贝的烟嗓打招呼。后来喝酒坏事进了医院,再也没有见过了。

河鲜没有了,人也没有了。

标签

评论(8)

热度(104)

佳仙人Jan

不阳光不开朗不讨喜